1. 神學小問答

神學小問答(4):我們天主教友去福傳,身教就好了,不需要言教的。不是嗎?

神學小問答 (4)

小德蘭福傳之友
曾慶導神父

問:我們天主教友去福傳,身教就好了,不需要言教的。不是嗎?

答:不是二選一的。當然身教很重要,但是言教也是很重要的,特別在很注重科學、理性的現代。跟動物不同,人是有理智的,會探尋做一事的理由,會問問题。耶穌自己的身教是毫無瑕疵的了,但是他也常常要言教宣講。

復活的主給基督徒的命令是這樣的:"天上地下的一切權柄都交給了我,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最後的這句話並不只要我們滿足於做一個好人,身教,而是要我們去言教。

初期教會又是怎樣發展起來的呢,當然他們的相親相愛吸引了人加入教會,但這不是唯一的方式。在聖神降臨節後,伯多祿和十一位宗徒"站起來,高聲向眾人說:請你們留意,側耳靜聽我的話"。這番講話的結果是三千人的領洗!

保祿這個外邦人的宗徒也是不停地進行了危險的傳教之旅,每到一個地方都因時制宜地跟人交流辯論,鼓勵人們信從耶穌。

芃二大公會議「教友傳教法令」第6號說:"傳教工作並不止於生活的見證;真正的傳教必尋求機會以言語來宣揚基督,給外教人宣講,為引領他們得到信仰,或者給信友宣講,為教誨他們,堅強他們,鼓勵他們更熱誠地度生。"

說"只要身教不需言教"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沒有信心和勇氣去言教。言教確實需要自己努力多了解教會的信仰道理,但付出這樣的努力是值得的,會有大收穫的。

我們天主教友在專業技術方面花很多時間不斷進修,但是對信仰的道理卻可能停留在領洗的那個初階,這是很不足夠的,甚至沒有能力教導我們喜歡問問題的孩子,傳遞信仰,甚至自己也很容易受到外來的錯誤思想的影響而放棄了寶貴的信仰。

紐曼樞機曾經是"牛津運動"的高級知識分子,經過很長時間的追求真理,最後終於信服和皈依天主教。當了樞機之後,他曾很感慨地說:"我真希望有一軍團一軍團的懂得天主教教理以及基本教會歷史的平信徒,他們會是很有心火的福傳者,是福傳的強大力量。"

"人從未聽到他,又怎能信他呢?沒有宣講者,又怎能聽到呢?⋯傳佈福音者的腳步是多麼美麗啊!"(羅十14)

身教和言教,不是二選一,而是兩者都要。我們真誠地愛人,關心人,先交朋友,然後把我們所有人最好的朋友耶穌帶給人。

Comments to: 神學小問答(4):我們天主教友去福傳,身教就好了,不需要言教的。不是嗎?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